星声星语

星声星语
您的位置:主页 > 星声星语 >

记者归来]调查记者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:采访的时候我会热泪长流
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0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发布时间:2011年12月08日 19:07进入复兴论坛来源:CNTV新闻台手机看视频

  【刘畅】:有一个河北感染艾滋病的家庭,对我影响很大。我去的时候,他们家处在一种很特殊的情况下。

  【刘畅】:一家三口人,母亲因为输血感染了艾滋病离开人世,孩子才2岁,孩子被发现感染了艾滋病毒,只有父亲是健康的。当我们走进这个家庭,父亲抱着孩子,村里没有任何人敢接近他们,像躲避幽灵一样躲避他们。农村地区根本不知道艾滋病是怎么回事,一听吓得跑出几十米远。别的人群能躲避,但我们不能躲避。他们当时的状况让我挺辛酸的,就和跟我一块去的女记者,在当地小卖店里花了200多块钱,把玩具都买下来给那孩子,我相信那个孩子长那么大,第一次有人给他买这么多玩具。

  【刘畅】:后来我也走进了艾滋病人群,采访了更多的艾滋病家庭。他们在影响我,感染我,有时候我觉得正因为他们,我们的工作才更有意义。我们能够让他们看到希望,能够让他们看到这社会是公正的,他没权没势要去赢得利益冲突的官司是很难的。当时我陪他们去法院立案时,法院的院长经常看《中国青年报》,对我说要坚决秉公处理。6年后法院判决医院赔偿他们30万块钱。当时我感觉,在寻求社会公正的道路上,记者有幸面对着很多权益受到侵害的小人物,采访的时候我们的心是跟他们在一起的。

  【记者归来】:这样的情况也是个别现象,并不是说每个权益受侵害的小人物命运都会有记者去介入?

  【刘畅】:当然,在很多情况下是没有记者去问津的。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这些小人物,去河北白沟采访中毒的打工妹,安全生产事故苯中毒的,我不止采访了一次。九个孩子都十六七岁,大部分是初中辍学去河北白沟打工。当我走进他们,非常强烈的感觉就是我的眼泪是跟他们流在一起的,回来发现我采访本上都是泪水,不是她们的泪而是我的。这就涉及到记者这个职业非常正常的表达方式:采访的时候,我会热泪长流,因为我是人,和所有人一样有着生活愿望,有各种七情六欲。在面对这种困难的时候,我不能不动情。

  【刘畅】:这就是我们职业的一个问题。我记得后来在江西的一次水库移民的家里,当我拿出工资去资助一个要断粮的家庭时,跟我一块去的女记者特别不理解,说“救急不救穷”啊,你不怕他们拿着你的钱今晚就喝酒去?我说,我们碰到的人是从我们身上感受到记者是干什么的,我希望在他们心目中,记者是一群有爱心的人,不是对别人的痛无动于衷,希望在采访的过程中,让他们感觉到社会是温暖的,这是我在采访的私人情怀。但在后期的报道里,要求我们不可以有私人情怀,是一种公共表达、客观理性的描述事实。而且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,公平正义的职业理想,悲天悯人的职业情怀,是需要客观理性的职业表达来实现的。记者个人气质与职业要求的关系如何平衡?钱钢说的一句话:新闻工作是活泼的人从事的严谨事业,炙热的心肩负的冷静使命,浪漫的人从事的艰辛劳作。其实19年,我最放不开的其实就是一件事,曾经到《焦点访谈》的时候我也跟他们说过,在社会转型时期,在中国做记者要有底层情怀。她说,你说这句话之前我都没有想到,我还能跟底层有关系,我觉得在北京生活挺舒服的。我说,在中国做记者,底层情怀就来自于最朴素的人的情感,就是我们关注底层,关怀底层,这是生活的一部分。